据报道,美中贸易协议正在制定中

作者: Nick Beams
2019年5月10日

英文原文于2019年1月15日发表在世界社会主义网站。

过去几天的媒体报道暗示中美两国在贸易协议上已接近达成一致, 在未来数周内,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的峰会上可能会举行签署仪式。

据“华尔街日报”援引“双方知情者”的说法,一项协议正在形成,尽管他们警告说“障碍”仍然存在并且双方都可能遭遇国内的反对。

剩下的关键问题包括:保护知识产权,对此美国坚称中国要么窃取要么搞强制技术转让;中国对其主要产业的补贴; 以及建立一套强制执行机制以应对可能被美国认作是违反协议的任何行为。

正如去年5月首次宣布的那样,特朗普谈判代表坚持认为,如果美国认为某项协议被废除,美国将保留征收关税的权力并且中国不得采取任何报复措施。这是北京遭遇的一个主要障碍,因为这样的规定很可能被视为是帝国主义列强过去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的21世纪版本。

对于美国宣布的“扭曲市场”的国家对关键行业的补贴问题,中国已表示将采取措施确保其国有企业按照市场原则运作。但是任何改变都将根据中国自身的经济发展需要而进行,而不是在贸易战的威胁下由美国强加。

这被政府内部的以及更广泛的反华鹰派认为是不够的,这是因为中国没有详细说明国家和地方政府层面的补贴,也没有说明哪些补贴会被消除。

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他在贸易谈判中的主要作用是用谈判进展顺利的保证来减轻金融市场的压力—在上周表示中国和美国正处于达成一个“历史性”协议的转折点。

“进展非常好,”他告诉商业频道CNBC。中国已承诺减少对国有企业的补贴,并将“不再强调”它在“中国制造2025”计划下成为高科技发展的领导者的方案。

财政部长史蒂芬•姆努钦提出了一个更为谨慎的评估,他告诉CNBC “这笔交易尚未完成,但我们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他否认美国方面有任何分歧。在整个谈判过程中,一直有报道称政府内部的一些派系希望达成一项协议将会确保中国增加对美国商品的进口,从而使宣布“胜利”成为可能. 以莱特希泽为首的其他派系则坚持关键问题是对中国经济进行“结构性改革”,而不是这样那样的交易。

北京也声称正在取得进展。周一在北京开幕的全国人大的发言人张业遂告诉记者,美国和中国官员“就许多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了富有成效和密集的磋商,并取得了重要进展。” 他表达了对将来可能产生的一个“双赢协议”的期待。

技术是谈判的关键组成部分。领导美国谈判团队的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暗示在100页的工作文件里有关知识产权的问题就占了接近30页。

“纽约时报”昨天报道称,为了平息美国,中国将通过一套新的法律,以应对所谓的对“强制性技术转让”—即要求外国公司将其技术转交给合资企业里的中国合作伙伴—的担忧。北京坚持认为技术转让不是“强制”的,而是作为商业约定的一部分,以便让外国企业获得更宽松地中国市场准入。

全国人大已表示将于周五审议新的法律草案。大会发言人张业遂说,这将改善投资环境的开放程度,并“为形成一个新的,开放的系统提供更有效的法律保护”。

这是否足以满足美国是另一个问题。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说,新法律包含对复杂问题的单句申明,没有说明新规则如何执行的细节。它引用了位于中国的欧洲商会的主席Carlo Diego D'Andrea的话说:“这很好,但这还不够。”

双方都面临着宣布某种协议并声称取得胜利的压力。

在12月份美国股市经历了自1931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当月暴跌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特朗普一直在推动他的谈判代表们达成一项协议以避免失败导致的相当大的市场动荡。

自1月以来,由于美联储计划加息的逆转以及对中国协议的乐观言论,美国市场一直处于上升趋势。但如果在美国经济增长放缓和利润预期被减记的情况下仍未达成协议,那么这种情况可能会迅速逆转。

由于贸易战对部分特朗普选举基本盘的影响,压力正在进一步增加。特朗普已经宣称征收关税使的数十亿美元正在流入财政部并且美国正在受益。

上周末两组经济学家的报道揭露了这一经济杜撰。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普林斯顿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经济学家撰写的一项研究发现,由于特朗普的关税,美国公司和消费者遭受了每个月总计达到40亿美元代价。

包括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佩内洛普在内的四位经济学家的另一项研究发现,升高的进口成本造成美国经济每年损失688亿美元。

这项研究还驳斥了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不断重复的断言,即关税对美国工人和农民都有利。在把报复措施作为考虑因素之后,它发现:“非常[支持]共和党的郡的工人在承受贸易战的代价中首当其冲,部分原因是针对农业产业的不成比例的报复,部分原因是美国的关税提高了这些郡的投入的成本。”

毫无疑问,特朗普急于在他的选举的基本盘的关键的部分的思维赶上现实并且在他们认识到他宣称的他的贸易战的经济利益是完全的欺诈之前宣布一项协议。很能说明问题的是,在上周莱特希泽在美国筹款委员会前露面期间,出现了由于关税措施导致的经济困境和收入急剧下降的报道。

然而,另一方面,特朗普受到反华鹰派,尤其是来自媒体,民主党,军方和情报机构里的极右翼派系的压力。他们坚持认为经济战争主要不是关于贸易,而是集中在抑制对美国的经济和军事支配地位构成威胁的中国工业的发展。

这些派系将会迅速将任何他们认为不符合其利益的协定攻击定为出卖了美国的国家利益

已经有迹象被提供了。右翼的美国企业研究所的“中国问题专家” 德里克·斯克罗斯(Derek Scissors)在评论美国在任何协议的实施步骤下开征关税前进行磋商的建议时对华尔街日报说:“整个过程都是欺诈行为。”他说美国应该通过单方面征收关税而不是参与磋商来强制执行其意愿。

从前的特朗普顾问史蒂夫•班农排除了较早达成协议的前景。他说, “对于特朗普来说,要想得到他想要的和国家需要的结构性改革,那么2019年的剩余时间可能得用来谈判。” 


在中国方面,习近平主席也面临者压力。中国经济正在放缓,统治圈子里有人抱怨他对用国家来支持工业和技术发展的强调引发了与美国的对抗。

这些势力就是莱特希泽告之筹款委员会的美国正在寻求与之合作的中国拥有的“改革者”。

双方的这些冲突和紧张关系表明,如果任何贸易协议在未来几周内宣布并签署 - 而且这远未确保 - 它将不会结束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冲突。